欢迎访问饶阳在线!
燕赵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找攻略 >

成都市邛崃市羊安镇黑恶势力 BNAT

2019-11-08 14:42  浏览次数:164  来源:tianya   作者:admin

本文原标题:成都市邛崃市羊安镇黑恶势力

本网今日讯 实名举报信  本人敖李琴,身份证号:130622196910163421 联系电话:18208139833。  现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区人。  举报内容:现本人实名举报四川省成都市邛崃市羊安镇政府,2005年时任书记和负责拆迁的相关工作人员。以及羊安镇王安村涉黑村支书陈海元等黑恶势力。羊安镇政府违法拆迁本人的个体工商企业厂房,不但不赔偿还恶意威胁伤害本人身心健康,害得企业倒闭,害得我被迫背井离乡多年不敢回。  举报事由:2005年,羊安镇政府、拆迁办和村支书伙同黑恶势力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拆迁本人的990余平方米位于邛崃市羊安镇的厂房;威胁本人的人生安全,害得本人背井离乡。厂房和各种机械设备已被非法拆迁,拆迁款一分也没有给我。  事情经过:本人从事劳保用品生产行业。1993年在羊安镇成立邛崃市羊安镇工矿劳保用品加工厂(后变更为邛崃市前进镇工矿劳保用品加工厂)。  在1995年,我的企业作为优秀生产加工企业被四川省成都市邛崃市羊安镇政府以招商的名义进驻邛崃市羊安镇开发区。地址在王安村,当时村支书陈海元。我一次性交清给王安村13000元土地征用金用于修建厂房,性质长期租用。收款方是王安村村委会,签字并盖了村上的公章,并且还盖了羊安镇政府公章。档案一式三份,我一份,王安村一份,羊安政府一份。我个人出资修建好990余平办公用房和厂房。  1996年,我与公司合伙人散伙。当时通过羊安镇法院判决将羊安镇王安村工业区的14间办公用房和厂房共计990余平方米判决到我名下,本人也持有判决书。本人对工厂名下办公生产厂房物业的具有独有所有权,并通过法院确权。厂房的修建政府也能确认,有档案。  本人搬进工业区以后,本人经营良好,厂房位置佳。后来因为当时盛传羊安镇工业园区要扩建,扩建就会拆迁我的厂房。所有有很多政府当官的,镇上有钱有势的,还有各种黑恶势力都想来收购我的办公用房和厂房。本人均合情合理的多次婉拒,不卖厂房。自此以后本人便受到黑恶势力的各种恐吓、威胁、砸门、装鬼、人生伤害、被陌生人用刀砍伤。本人报案,当时伤害我的理由是看不惯我外地人,羊安派出所有记录。派出所罚了伤害我的人1000元。由于本人的生产经营和生活受到极大的影响,家庭家人和员工受到骚扰影响。身心受到极大打击,本人身体也抑郁成疾。向羊安镇政府和经开区多次求助无果都无济于事。在多方的压力下,在1997年底无奈只有被迫停产,解散工人。背井离乡,去沿海服装厂打工。  我将厂房交给村干部阎均平看管,并有书面承诺,双方签字。承诺内容:由给阎均平代为看守厂房。阎均平可以无偿居住使用几间,办公和生产厂房不能使用,生产设备不能使用。等我以后把租金一次性交给阎均平后,阎均平无条件将厂房交还给我。  2001年,我和女儿带了20000元回到羊安镇找阎均平,准备把借款和利息给他并要回我的厂房。但是,没有找到他本人,外观看厂房完好。当时我害怕又像当年一样被迫害,呆了几天就离开去沿海打工了,把女儿留在羊安泉水读书。  2008年8月,我回到羊安镇,发现我的办公厂房被拆迁了。在此之前我和我的家人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我立即找了羊安政府,当时的政府领导都认识我,各种推脱。甚至从第二天起所有有关拆迁我的羊安镇政府领导都不在,我在羊安镇政府连续蹲守了半个月左右,他们都不来政府上班,故意躲我。然后我又去了羊安镇法院起诉,法院说告政府不受理,不予立案。法院叫我继续找政府协商。后来律师都接收我这个案子了。无奈之下,我到邛崃市政府上访,上访了都没有结果。我又去邛崃市法院起诉,邛崃市法院也不予立案。  2011年,我又回到羊安镇维权,找到政府领导。早上他说我了解一下情况再回复我,我下午就见不到他了。连续20多天蹲守,又像2008年一样,羊安政府所有相关的领导都不在政府上班,躲着我。最后拆迁办一个姓乔的跟我谈判,说:“敖李琴,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办法,政府赔偿你两间门面,你自己去修建算了。”我当时不答应,我说我要一个公道。后来我和我哥敖李明一起又去邛崃市市镇府上访,又没有结果。  2015年左右年我又去找羊安政府,政府很多领导都换届了。政府对于我的事情都不承认,态度语气极其恶劣。拆迁办姓乔的依然在职,对于拆迁的事情矢口否认。  2019年10月,我再次去羊安政府和邛崃政府上访,羊安政府又是像以前一样多方阻挠,推脱,甚至还受到王安村上的领导的威胁,至今未果。我又去四川省纪委信访办上访,省纪委又叫我去找羊安政府。我来回各种取证、奔波往返,羊安政府还是推脱。  现在我在多方协商,上访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向中纪委反应一下情况:  1.2005年羊安镇政府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规拆迁我的厂房,并没有补偿我一分钱。  2.要求查办相关的贪官污吏,知法犯法,推脱赖账,为官各种不作为;打击黑恶势力。  3.还我公道和名誉,追回我的损失。  举报人:敖李琴  2019年11月7日

中国女子在美失踪案:白人丈夫涉嫌谋杀

中国女子在美失踪案:白人丈夫涉嫌谋杀

  中国女子在美失踪案:白人丈夫涉嫌谋杀 录音公布 …[详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服务 | 联系我们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饶阳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ruyihund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